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南京宝丽婚纱摄影有限公司

作品欣赏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李先生
电话:025-8332985
邮箱:8332985@cnjiali.net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为买房结婚 和男友奋斗六年却没有结果

编辑:南京宝丽婚纱摄影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3/19  字号:
摘要:为买房结婚 和男友奋斗六年却没有结果
6年前,我们以为在这个城市安家很简单 

我和阿健是2003年4月经人介绍相识的,当时,我已23岁,他已25岁。在我们老家,这个年龄的男女大多都有小孩了,所以刚确定恋爱关系不久,双方家长就催着我们赶紧结婚。

可偏偏阿健的心气高得很,他说不甘心一辈子窝在农村里,更不能让我跟着他在农村受苦,所以他要带我一起外出打工,等经济条件好了再谈结婚之事。而我对城市的生活早就十分向往,听他这么一说,所有雄心壮志都被激了出来,一心也想奋斗出个人样来。于是,我和他达成了共识:一定要在城里买房、安家。

我凭着姣好的外形条件应聘到一家大商场做营业员;勤快、踏实、又会开挖机的阿健则跟着一个工头在工地上做事,虽然累,但工资还不错。

兴许是开始时一切都太顺利,我们把未来的路想得格外简单,还以为在这个城市买房、安家并不是太难的事,阿健也多次雄心勃勃地勾画着我们的未来,说一定要在宜昌举办隆重的婚礼,迎娶我。满怀着憧憬,幸福地等待,并为之一起努力。我坚信:这一天不会太远。

6年后,我年龄渐大梦想却依然是空 

如今,整整6年过去,当初的梦想却依然是空。

这其中有很多原因。首先就是我俩之后的发展并没有开始时那么顺利。2004年春节后不久,阿健一直跟随的那个工头转行干别的去了,没了熟人的推荐,他接活比较困难,最差劲时一个月只开工四五天。当年6月,我又生病住院,出院之后又在家休养了两个多月,这么一折腾,把之前的一点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。

我们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,还贷款十几万,买了台机器。谁料这台挖机尽给我们找麻烦,三天两头出问题,钱没挣着什么,维修费却花了不少。勉强维持了半年,我们实在觉得难以支撑,只好低价把它处理了。

与我们的负资产成鲜明对比的是宜昌的房价节节攀升,这也是我和阿健买房结婚梦想落空的另一个原因。记得刚到宜昌那会儿,我俩还经常看看新楼盘、打听打听二手房,可随着房价的一再增长,连看的兴趣都渐渐失去了,因为知道看也是白看。

到宜昌后,阿健变得不如以前淳朴,买衣服要进大商场、抽烟要抽好牌子,还时不时邀请一大帮朋友到酒吧、KTV里潇洒走一回。最让人难以容忍的是,他学会了赌博,且打得很大,我替他粗略地算过,这几年,他少说也输了两三万。

也曾问过自己,既然一次又一次失败,甚至已经失败到看不见未来的希望,我为何还能坚持6年?毕竟对一个女人而言,6年实在有些漫长。

卖掉挖机欠了一大笔外债后,我简直觉得天都黑了,看不到希望在何方。本来那次是铁了心要离开阿健的,但他却做了一件事情把我彻底感动:当我提了分手后,他东拼西凑借了5万元钱拿给我,说亏掉的钱里也有我的份,他必须归还,不够的部分,还给我写了张借条。

我又变了主意,留在了阿健身边。另外,其余时间我俩也发生过不少小吵小闹,但每次都是我妥协。

就这样,我陪着阿健熬了6年,熬到自己都成了老姑娘,结婚的事情却依然无望。

事到如今继续太难,离开又不甘 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对结婚之事早就已经没有高要求了,我不止一次和阿健商量:“不如我们就租房结婚算了,买房的事情以后再慢慢来。”可他竟拒绝了,理由是在租来的房里结婚会让他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。

“那你又买不起房,难道打算一辈子把我这么晾着吗?”见我生气,他总是说:“快了,快了,只要我找到合适的项目,来钱很快的。”不是不相信他的话,只是不知道哪一天机会才会降临到他头上,而我哪里还有青春经得起等待?

租房结婚怕丢了面子,买房结婚又没这个本事,偏偏我又舍不得阿健,只好这么不甘不愿地拖着。到最后,人都有些麻木了,当朋友们问我:“你俩到底什么时候办婚礼啊?”我竟回答:“婚礼不就一个形式吗?我们现在和结婚又有什么区别?”可话是这么讲,内心的悲哀和无助也只有自己了解。

就这样到了2009年5月2日,我在宜昌最要好的一个女友嫁人了。那天,我做她的伴娘,陪着她经历了幸福而浪漫的一天。看着她笑得那么开心,我都有些嫉妒了,恨不能那天穿婚纱的人是我。

而女友也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,待宾客都散去后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敏敏,如果阿健还是买不起房子,不肯与你结婚,你赶紧和他分手吧。女人就这么几年 好时你还拖得了多久?越往后越对你不利啊。”一席话让我犹豫起来,是的,我真该为自己的将来好好着想了。

第二天,我就对阿健提出结婚的事。“我愿意就在租住房里办婚礼,只要有个窝就行。请你为我想想,我都快30岁了,尽早结婚尽早要小孩,否则以后想生都难了。”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可他还在迟疑,最后给我的答案是让我再等他一年,说一年以后若还是没有转机,就按我说的办。

我真有些欲哭无泪了。按理说,6年都等了,还在乎这一年吗?

可关键是这一年是未知的,我害怕空耗一年后依然是这个结局。想到这里,我简直觉得一天都等不下去。也许是到了这个年龄,我的心态已变得很焦躁,斩钉截铁地对阿健下了最后通牒:“要么尽快与我结婚,要么就分手。”只是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给我确定的答复。

上一条:唯物质主义的婚姻 下一条:明天结婚登记有点多 放心,一对没办完就不下班